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风骚大奶小姨子
风骚大奶小姨子
“姐夫,你先别洗了。
  一个长相清纯可爱的女生,撒娇似的说道。
  她的面前有一个男人,正蹲在洗脸盆前,洗着衣服。
  听到这句话后,男人放下了手里的东西,他擦了擦手,有些脸红的说道:“青丝,你怎么忽然叫我姐夫了...”
  男人名叫秦城,三年前入赘林家。
  而结婚整整三年以来,林青丝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姐夫!每次都是呼来唤去,连名字都没叫过。
  林青丝晃了晃她的双腿:“哎呀,人家这不是痛改前非了嘛!”
  秦城红着脸,小声问道:“你叫我有什么事吗?”
  林青丝眨巴着她如水般的眼睛,笑嘻嘻的说道:“姐夫,你来我房间一趟,我有点事情要你帮忙。”
  说完这句话,林青丝扭头便跑了开来。
  对于林青丝的命令,他不敢忤逆,只能擦了擦手,向着林青丝的房间里走去。
  “我后背有点痒,够不着,你帮我挠挠呗?”刚进屋,林青丝便拉着他的胳膊,把他拽了过来。
  秦城一个趔趄,没站稳,整个身体都倾倒在了林青丝的身上。
  这个时候,林青丝忽然勾住了秦城的脖子,在他耳边小声说道:“我知道我姐对你不好,结婚三年也不让你碰,你早就受不了了吧?”
  秦城心脏顿时怦怦直跳,她的这句话,无疑在刺激着秦城的大脑。
  结婚这三年,秦城的确早就受不了了。
  更何况,这林青丝冰肌玉骨,环肥燕瘦,换做任何一个男人,都抵抗不住她的魅力。
  “秦城,你这畜生在干什么!”正在这时候,房间的门忽然被踹了开来。
  随后便看到林青丝的姐姐林倾城走了进来。
  她一边用手机拍着这幅画面,一边声嘶力竭的大喊。
  秦城急忙慌乱的起身,匆忙解释道:“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是青丝...她说她后背痒...青丝,你赶紧解释解释啊!”
  然而,此时的林青丝却换了一副脸色。
  她满面惶恐的说道:“你这畜生,我可是你小姨子,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儿!”
  秦城顿时张大了嘴巴,满面错愕。
  “你...你在胡说什么?刚刚明明是你让我进来的啊!”秦城着急的解释道。
  “放屁!我看见你就恶心,怎么会让你进我的房间!”林青丝矢口否认,一脸刁蛮的说道。
  秦城瞬间明白了,这显然是林青丝的阴谋,她这么做,就是为了陷害秦城。
  “你还有什么想说的。”林倾城冷着脸说道。
  秦城咬了咬牙,他望着林倾城说道:“这是你们姐妹俩的阴谋吧?”
  林倾城一愣,随即大怒道:“你胡说八道!我怎么会拿我亲妹妹冒险!怎么,自己做的事儿,自己不敢承认吗!”
  秦城苦涩的笑道:“你们不就是想让我净身出户吗,用得着费这么大的力气吗...”
  林倾城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太好看。
  很显然,被秦城给说中了。
  林倾城收起了手机,不耐烦的说道:“既然知道,就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吧,待会儿咱们就去把离婚证领了。”
  秦城什么话都没说,他一脸疲倦的走了出去。
  这三年以来,秦城在林家任劳任怨,可林家的人都想把秦城赶出去!
  若不是林家老爷子百般阻拦,二人又怎么会走出今天!
  这三年来,秦城也累了。
  只是...有些对不起林老爷子了。
  自幼便无父无母的秦城,是林老爷子出钱养大的。
  而秦城也记住他的这份恩情,所以,无论林家人怎么对待他,他都认了。
  只是到现在秦城都想不清楚,林老爷子为什么执意要把孙女嫁给自己?
  想不清楚,秦城便也不想再继续想下去了。
  他无力的走在大街上,犹如一只跳梁小丑般可笑。
  另外一边,得手的林家二姐妹一脸兴奋。
  “总算把这个窝囊废赶出去了!”林倾城笑嘻嘻的说道。
  林青丝连连赞同道:“就是,也不知道爷爷怎么想的,居然让你嫁给那么个废物!”
  “好啦,不说这些了,赶紧把这个视频交给爷爷,我就不信爷爷还不同意我们离婚!”林倾城有些兴奋地说道。
  林家别墅。
 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,脸色铁青。
  “爷爷,这畜生居然对我妹妹做出这种事儿,简直伤天害理!这次我必须和他离婚!”林倾城一脸愤恨的说道。
  一旁的林青丝佯装委屈的说道:“是啊,爷爷,你可一定要把他赶出林家啊!不然谁知道他以后会做出什么事儿来..”
  看到一脸委屈的二姐妹,林老爷子却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。
  他咬着牙说道:“这一定是你们搞的鬼吧?”
  林倾城一愣,急忙摇头道:“爷爷,你说什么呢,我们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儿啊...”
  “就是啊,爷爷,您是不是糊涂了,我们怎么会拿自己的身体去冒险...”林青丝跟着辩解道。
  林老爷子却一脸绝望,他瘫倒在藤椅上,低声呢喃道:“你们知道他是什么人吗....你们...糊涂啊!”
  林家二姐妹互相对视了一眼,眼神中满是不解之色。
  “本想带给林家一场造化,罢了,罢了,是我林家没有这个福分...”林老爷子瘫在藤椅上,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几十岁。
  “爷爷,你到底在说什么啊...”林倾城小声说道,“这秦城不就是你捡回来的一个野种吗....”
  林老爷子躺在床上,满面苦笑,思绪也随之回到了二十多年前。
  当年的林家,不过是海边的渔民,和富豪毫不沾边。
  直到那一天,出海打鱼的林老爷子,见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。
  他矗立在海面上,抬手间,便可翻云覆雨,令天地变色。
  一双瞳孔仿佛来自九幽地狱,令人胆战心惊!
  林老爷子亲眼看到,这个男人手里提着一个龙头。
  真正的龙头。
  那一瞬间,林老爷子仿若见到了真神,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连连跪拜。
  也正是这个男人,赐予了林家一场造化,林家才有了今天的局面。
  而秦城,就是那个男人的儿子!
  亲儿子!
  那个男人说过,伤势养好以后,便会回来带走秦城。
  一眨眼,便是二十余年。
  尽管已经过去了数十年,可回忆起当年那一幕,林老爷子的眼睛里还是不自觉的闪过了一抹惊恐。
  这些话,他从来没对别人说过。
  就算说了,也不会有人相信。
  他匆忙起身,一脸凝重的说道:“无论你们说的是真是假,也不管秦城到底做没做过,我都不允许离婚!更不允许他离开秦家!”
  “爷爷,你说什么呢!”林青丝听到这话,顿时羞愤的跺脚。
  正在这个时候,秦城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  看到走进来的秦城,林青丝眼睛一亮,她急忙跑过去,拽着秦城的胳膊说道:“你赶紧告诉爷爷,你已经答应跟我姐离婚了!”
  秦城看了林青丝一眼,他什么话都没说,而是径直走到了林老爷子面前,垂着头,叫了一声爷爷。
  看到秦城后,林老爷子匆忙起身,伸手拉着秦城的手腕,笑意盈盈的说道:“诚诚,你什么都不用说了,爷爷相信你。”
  秦城却摇了摇头,苦笑着说道:“爷爷,我这次来...是向您道别的。”
  林老爷子闻言,脸色顿时一变,他有些着急的说道:“诚诚,你胡说些什么呢!爷爷知道你受了委屈,我现在就让她俩给你道歉!”
  “让我们道歉?凭什么啊!”林家二姐妹一脸不服气的说道。
  “你...”林老爷子刚要出言训斥,秦城便无力的挥了挥手。
  他一脸苦涩的说道:“爷爷,我知道我配不上倾城,也知道您的恩情我永远都还不完,所以,结婚这三年来我任劳任怨,毫无怨言。”
  “可是...这种生活,我受够了,真的受够了。”
  “在林家,我连一个佣人都不如,所有人都没有正眼瞧过我,连吃饭都不能和她们一桌。”
  “您的恩情,我一辈子都不敢忘,但林家……我真的不想再待下去了。”
  说完,秦城弯下了腰,对林老爷子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  随后,他扭头便走。
  林老爷子张了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,却发现如鲠在喉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  走出林家的大门,秦城第一次感觉这么轻松。
  屈辱的生活,总算在今天,彻底结束了。
  “从今天起,我再也不要活的这么窝囊了!”秦城在心里暗暗发誓。
  正在这个时候,不远处有四五个人手持棍棒,快速跑了过来。
  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林青丝的男朋友,赵山。
  赵山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,在社会上交往了一帮狐朋狗友,据说之前为了帮林青丝出气,打断了别人一条腿!
  所以,看到赵山的时候,秦城心里有些紧张。
  “小子,没看出来啊,你不但窝囊,还他妈是个畜生!”赵山走过来便抓住了秦城的衣领,把他按在了墙上。
  秦城咬了咬牙,他解释道:“我没想碰她。”
  “这么说是她勾引你了?”赵山脸色一寒,抬手一巴掌就扇在了秦城的脸上。
  秦城脸有些发红,他硬着头皮说道:“赵山,我已经离开林家了,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和林青丝见面...你松开我。”
  “松开你?”赵山嗤笑了一声,“那岂不是白白让你碰我女朋友了?”
  说完,他挥了挥手,身旁的几个人便拿着棍子围了上来。
  “给你个机会,要么去给林青丝跪下,道个歉,要么我就打断你一只手,自己选吧。”赵山挖了挖鼻孔,一脸傲慢的说道。
  秦城咬着牙说道:“赵山,你别欺人太甚。”
  “欺人太甚?”赵山抬手又是一巴掌打在了秦城的脸上,“你他妈少跟我废话,你跪不跪?”
  秦城脸色异常难看,他已经下定决心,再也不要活的那么窝囊!
  于是,他咬着牙说道:“有本事你就打死我!”
  “我草你妈!”赵山闻言,顿时勃然大怒,一脚便踹在了秦城的肚子上。
  秦城倒退了两步,他第一次握紧拳头,狠狠地向着赵山的脸上砸去。
  可秦城天天在家洗衣做饭,身上哪有几分力气?
  这一拳下去,非但没有威胁到赵山,反而彻底把他给激怒了。
  “你他妈还敢还手?妈的,给我打!”赵山一声令下,那四五个人顿时蜂拥而上。
  棍棒如同雨点一般,不停地落在秦城的身上。
  秦城只能抱着头,不停地躲闪。
  很快,他的双臂便开始变得麻木,渐渐地失去了知觉。
  没一会儿,双手便无力的垂了下来。
  “嘭!”
  终于,在头顶挨了一棍后,秦城彻底站不住了。
  鲜血,顺着他的额头一滴滴的流了下来。
  他的意识渐渐地开始模糊,疲倦的感觉袭遍全身。
  “好想睡一觉啊...终于解脱了吗...”倒下之前,秦城第一次感觉这么轻松。
  世界陷入了一片漆黑,黑暗中,似乎有点点光亮。
  “窝囊废。”
  昏厥中的秦城,迷迷糊糊的听到了一道陌生的声音。
  “谁?谁在说话?!”听到这道声音,秦城顿时有些慌乱的在心里大喊了起来。
  “身为龙之子,却活的这么窝囊,简直是在给我丢脸。”那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。
  随后,他的面前开始呈现出一副又一幅的画面。
  这幅画面里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,整个世界,仿佛被黑气给包裹着,犹如人间炼狱一般,令人惊悚不已。
  而在画面的尽头,有一个男人站在山巅,冷冷的俯视着这一切。
  君临天下的气质,犹如君王一般,让人忍不住顶膜礼拜。
  然而,这幅画面却让秦城毛骨悚然。
  他惊恐的看着这个男人,声嘶力竭的大喊道:“你...你到底是谁!我这是在哪儿!”
  那个男人一言不发,只是冷冷的盯着秦城。
  片晌过后,他才缓慢的开口道:“我若是有其他儿子,定不会把传承交给你。”
  儿子?
  秦城心里一惊,这个人,就是自己素昧平生的父亲?
  他望着这个高大的男人,一股莫名的亲切感油然而生。
  “您...您是我父亲吗...”秦城失声大喊。
  这么多年,他做梦都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,可林老爷子从来没有告诉过他。
  而秦城不止一次在梦境中与自己的父母相会,可每一次,父亲总是背对着自己。
  那个高大的身影,与面前的这个男人缓缓重合。
  “父亲!”这一刻,秦城彻底忍不住了,他甚至顾不上脚下尸骸带来的恐惧,拼命地向着这个男人跑去。
  可无论秦城怎么努力,两个人的距离却依然遥不可及,甚至未近半步!
  那个男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秦城,片刻后,他缓缓的说道:“自今日起,就由你来继承我的传承,希望不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  说完,他便转过身去,再次背对着秦城。
  任由秦城拼命地大喊,这个男人也不曾回过头。
  那道身影显得高大,又有几分落寞,他静静地望着这片世界,似乎有些留恋与不舍。
  很快,秦城面前的画面开始崩塌,父亲的身形,也开始一点点消失。
  “父亲...你不要走...”秦城拼命地大喊,眼泪在一瞬间决堤。
  “父亲,求求你不要走...”秦城双腿跪在地上,嚎啕大哭。
  这些年,他从无数次幻想,若是自己的父母还活着,该有多好。
  那样的话,就不会再有人这么欺负自己了吧?
  对于亲情,他实在太渴望了。
  终于,面前的场景开始一点点溃散,很快,他的眼前再次陷入了一片漆黑。
  ...
 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了一张巨大的双人床上。
  旁边是古香古色的衣物柜,前面则是实木的黄花梨桌椅。
  “你醒了啊。”这时候,秦城的旁边响起了一道声音。
  抬眼望去,只见一个双腿修长、肤如凝脂的少女正站在一侧。
  “你是?”秦城有些狐疑的看着她。
  她摆手道:“我看你躺在街上没人管你,就把你送去了医院,但奇怪的是,你受了这么重的伤,医生居然说没事儿。”
  秦城锤了锤自己的脑袋,不禁在心里嘀咕道:“莫非是因为...那个梦境?”
  正在这时候,秦城的脑海里浮现出一道又一道的金光。
  光芒中包裹着各式各样的功法、秘籍。
  有医学圣典、修仙秘术、当世玄术...
  而在他的丹田当中,更是有一股碧绿色的气息,如游龙般起起伏伏。
  “传承?”秦城猛然惊醒,“这就是父亲的传承么?”
  想到这里,他不禁大喜过望。
  看来方才那一幕幕画面并非是梦境!
  “苏小姐,李医生到了。”这时候,门外走进来了一个保姆打扮的女人低声说道。
  苏小姐点了点头,随后她看了秦城一眼,说道:“既然你醒了,我也就不多管你了。”
  秦城连忙从床上站了起来,低头说道:“多谢你把我带回来...”
  苏小姐白眼道:“庙里的和尚说了,要想救人,也得多做善事,我也是为了我爷爷。”
  说完,她摊了摊手,便准备出去。
  “那个...你叫什么名字?”秦城大喊道。
  苏小姐看了秦城一眼,摆手道:“名字就不必知道了,大家只是萍水相逢,以后或许不会有见面的机会。”
  扔下这句话后,苏小姐扭头便走了出去。
  秦城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  他也没有好意思再多做停留,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走了出去。
  门外,是一个巨大的私人花园,旁边还停着三辆豪车。
  看得出来,苏小姐的条件很优越。
  而在花园的中心处,摆着一副白色橡木的桌椅。
  一个老人与一个医生打扮的人正坐在那里攀谈着什么。
  那位老人头发花白,看起来极为虚弱,像是得了什么重病一般。
  “李医生,我爷爷的病就靠您了。”苏小姐走过去,客气的说道。
  被称作李医生的人微微点头,淡笑道:“您不必担心,我已经为苏老先生看过了,他只是精神亏损,阳气虚缺,先吃几服药看看。”
  苏小姐闻言,顿时大喜过望,满面感激的说道:“真的太感谢您了!”
  李医生淡笑道:“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,您不必太客气。”
  说完,他便准备为苏老爷子配药。
  “李医生,您是不是看错了?”正在这时候,一旁的秦城忽然开口说道。
  李医生眉头一皱,他打量着秦城说道:“你是哪位?莫非你也是医生?”
  苏小姐也蹙眉道: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
  “李医生,您别误会,他只是我一个...朋友。”苏小姐只能随便找了个理由。
  秦城有些着急的解释道:“我虽然不是医生,但我能看得出来,这位老先生有生命危险!”
  他清楚地看到,苏老爷子的身前围绕着一团团黑气。
  这股黑气,与梦境中那副画面里的黑气一模一样!
  “胡说八道!”李医生顿时勃然大怒,“怎么,你是在怀疑我的医术?苏小姐,您要是信不过我,我现在就可以走!”
  苏小姐顿时急了,她气愤的看着秦城,说道:“你再敢胡说八道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  秦城张了张嘴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只能乖乖的站在一旁,一言不发。
  正在这个时候,躺在藤椅上的苏老爷子忽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。
  随后便看到他满面痛苦,呼吸困难,整张脸都变成了酱紫色。
  “李医生,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苏小姐顿时焦急的问道。
  李医生也有些慌乱的说道:“我...我也不知道啊,这刚刚还好好的,怎么忽然..忽然就这样了!”
  “那你还不赶紧救人!”苏小姐厉声呵斥道。
  李医生手忙脚乱的跑到了苏老爷子的身前,然而这时候,苏老爷子却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,仿佛昏厥了一般。
  这下李医生顿时更慌了,他手足无措,站在那里甚至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好。
  “你愣着干什么?还不赶紧救我爷爷!”苏小姐焦急的说道。
  李医生慌乱的说道:“苏...苏小姐,您还是赶紧送老爷子去医院吧,这里没仪器,我...我也没办法啊...”
  实际上这李医生心里很清楚,就算现在把苏老爷子送去医院也来不及了。
  苏小姐咬了咬牙,她来不及多想,挥手喊道:“送我爷爷去医院!”
  “等等!”
  正在这时候,秦城忽然喊了一声。
  他拦住了苏小姐的去路,摇头道:“苏小姐,现在送医院根本来不及,老爷子很有可能死在半道上。”
  苏小姐闻言,水灵灵的大眼睛顿时一瞪,眼神之中满是愤怒之意。
  “你最好别在这里胡说八道!”苏小姐怒着脸说道,“你赶紧给我让开,要是我爷爷出了事儿,你负担不起!”
  秦城知道苏小姐不会相信他,但苏小姐毕竟是自己的恩人,他绝不可能见死不救。
  于是,秦城只能用近乎气球的语气说道:“苏小姐,给我五分钟时间,我保证让苏老爷子起死回生!如果苏老爷子有任何意外,我以命相抵!”
  “瞎扯,苏老爷子现在的状况恐怕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下去,还五分钟?真是满口胡言乱语!”一旁的李医生忍不住冷冷的嘲讽道。
  秦城扫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既然一分钟都坚持不下去,那你觉得送医院还来得及么?”
  李医生面色一僵,瞬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。
  他赶紧闭上了嘴巴,悻悻的站到了一旁。
  苏小姐冷眼看着李医生,眼神中满是怒火。
  随即,她望向了秦城,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如果你能救活我爷爷,我苏家会记住你这个恩情。”
  秦城什么话都没说,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抹还魂术的信息。
  随后,他走到了苏老爷子的身前,将双手放在了苏老爷子的额头上。
  紧接着,他体内那股碧绿色的气息便开始急躁的涌动,顺着秦城的手上,向着苏老爷子的额头灌溉而入。
  还魂术对灵气的消耗极大,刚刚接受传承的秦城,显得十分吃力。
  伴随着体内气息的消散,秦城的身体也变得愈发虚弱,不一会儿,额头上便涔出了一滴滴豆大的汗水。
  这期间,苏小姐在一旁坐立难安,满面焦急,多次想要出生询问,但最终还是忍住了。
  终于,在灵气彻底消散的那一刻,还魂术总算是完成了。
  秦城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虚弱的体力,让他几近昏厥。
  “你在干什么?!”苏小姐又急又气的说道,“这就是你说的救人?!”
  秦城张了张嘴,想要解释,却发现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  “我好心好意救你回来,你居然敢害我!”苏小姐悲愤交加,那眼神恨不得杀了秦城。
  “你们几个,给我看好他,别让他跑了!剩下的人跟我一起送我爷爷去医院!”苏小姐冷声说道。
  几个保镖立马走到了秦城身前,作势就要按住秦城。
  “咳咳!”
  正在这个时候,苏老爷子忽然咳嗽了一声。
  这一声咳嗽,顿时让现场都凝固了。
  率先反应过来的,自然是苏小姐,她快步跑到了苏老爷子面前,弯下身子扶起老爷子,激动的眼泪几乎都要流了出来。
  “爷爷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苏小姐抱着老爷子问道。
  苏老爷子皱了皱眉头,他从地上缓慢的坐了起来,随即望向了李医生,略带感恩的说道:“李医生不愧是名医,这个情,我苏家记住了。”
  李医生显得极为尴尬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  “不是他救的。”这时候苏小姐解释道,“是那个小伙子救得你。”
  苏老爷子一愣,他吃惊地望着秦城,笑道:“年轻人,你也是医生?”
  “我...我不是医生。”秦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总不能说自己会还魂术吧?
  这下苏老爷子更加狐疑了,他望着秦城许久,随即笑道:“才不外漏,呵呵,我懂,不管怎么说,你救了我一命,便是我苏某人的恩人,这个情,我会记住的。”
  秦城连连摆手说道:“您不必客气,要不是苏小姐把我从路上捡回来,我可能都死在路上了。”
  苏小姐笑着走到了秦城面前,说道:“哎呀,我那只是顺手的事儿,就算是换做别人,也一样会救你的。”
  秦城站在那里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  “过来坐吧。”苏老爷子对秦城招了招手。
  秦城也不好意思拒绝,便走过去坐了下来。
  “重新认识一下,我叫苏婉。”这时候,苏小姐忽然伸出她纤细的手,笑意盈盈的说道。
  苏婉的手指尽管很细,但握在手里既柔软,又温暖,再加上苏婉那温柔的笑容,让秦城一时有些失神。
  “咳咳。”这时候苏老爷子在一旁咳嗽了一声,秦城这才回过神来,他连忙说道:“啊,我叫秦城。”
  “秦城...嗯,好名字。”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,号[漫玉文学] 回复数字36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苏老爷子摸着自己的胡须,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  简单的交谈过后,秦城得知苏老爷子早些年是军人出身,当年更是经历过战役,身上留下了不少的旧伤隐疾。
  伴随着年龄的增长,苏老爷子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近几年更是处于垂危之态。
  “秦城,我爷爷还能活几年?”苏婉眼神既有些担忧,又隐隐带有几分期盼。
  “这...”秦城一时哑然,他又不是医生,哪能知道苏老爷子的寿命。
  “生死有命,不必过分在意。”苏老爷子摆了摆手,笑的颇为洒脱,“不说这些了,今晚我会吩咐人准备晚宴,留下来一起吃吧。”
  秦城急忙起身,刚要说话,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。
  拿起手机一看,发现来电人是林倾城。
  他皱了皱眉,最终还是没有接。
  不一会儿,林倾城发来了一条短信:秦城,你现在在哪儿?赶紧给我滚回来,咱们把事情说清楚!
  看到这条短信,秦城不禁苦笑了一声。
  说清楚?这种事,又如何说得清楚?
  “苏老爷子,苏小姐,我还有点事,要先回去一趟。”秦城起身说道。
  苏老爷子笑着点头道:“好,婉儿你去送送秦小兄弟。”
  苏婉连忙应声,她伴在秦城一侧,往门外走去。
  秦城刚走,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便走到了苏老爷子面前。
  “去查查他的底细。”苏老爷子沉声说道。
  “是。”那男人微微点头,随后便退了下去。
  苏家别墅的门口,站着一对青年男女。
  女人气质非凡,恍若仙女;而男人则显得有几分劳累。
  “秦城...”苏婉站在门前,眼神中带有几分祈求。
  秦城连忙看向了苏婉,有些紧张的说道:“苏小姐您还有什么事吗?”
  苏婉盯着秦城,大眼睛隐隐有些湿润。
  随即,便看到她抓住了秦城的胳膊,有些祈求的说道:“我知道我爷爷的身体,他已经风烛残年,活不了多久了,你...你救救我爷爷,好吗?”
  “我...”秦城显得有些为难,他压根就不是医生,又怎能答应苏婉的请求?
  秦城本打算拒绝,可当他迎上苏婉那如水般的目光后,却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  “我父亲留下的传承那么多,我就不信救不活一个凡人!”秦城在心里暗想道。
  随后,他抬头望向了苏婉,点头道:“我试试吧。”
  苏婉闻言,顿时喜出望外,她抓着秦城的胳膊,兴奋地说道:“秦城,谢谢你!我一定会记住你的这个恩情!”
  这是秦城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活着,也是第一次有人向他表达感激。
  他忍不住苦笑了一声,随后摆手道:“我也不敢打包票...”
  这时候,林倾城催促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。
  秦城连忙跟苏婉挥手道:“我先走了,要是有消息,我会尽快联系你的。”
  “我开车送你!”苏婉连忙说道。
  “不...不用了。”秦城急忙拒绝,随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开来。
  自从得到了父亲的传承之后,秦城便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。
  曾经孱弱不堪的身子,如今一口气跑了数里路都觉得精力充沛。
  数十分钟后,秦城来到了林家的门口。
  此时林家的门口停着一辆陌生的奔驰轿车,秦城倒没有多想,便快步回到了家里。
  沙发上,林家众人正围坐一团,除此以外,还有一个陌生的青年。
  这青年身材高大,仪表堂堂,一看便是青年才俊。
  “你这废物死哪儿去了?”刚一进门,林倾城便没好气的骂道。
  而一旁的林青丝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惊讶,很显然,她知道秦城被打的事情。
  秦城习惯性的挠了挠头,说道:“刚刚在外面出了点事,去了一趟医院,我...”
  “行了行了,我没心情听你讲故事。”林倾城不耐烦的打断了秦城。
  随后,她有些刻薄的说道:“既然你已经答应要离开林家了,那我们今天就去把离婚证领了吧。”
  秦城下意识的看向了那位青年,眼神中不禁浮现起一抹冰冷。
  尽管他对林倾城早已不抱希望,可他没想到林倾城会这么绝情。
  就算是养条狗,三年也该养出感情了,更何况自己伺候了她整整三年!
  “哦,跟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山水集团杨义杨总。”林倾城看到秦城的目光后,毫不避讳的说道。
  “你好,早就听倾城提起过你,今天可总算是见到了。”杨义笑着说道。
  秦城没有理会,而是冷冷的望着林倾城,说道:“你要嫁给他,是么?”
  林青丝一愣,随即哼声说道:“没错,实话告诉你吧,我和杨义早就在一起了,只是没告诉你罢了,既然你已经答应离开林家,那正好,我们今天顺便去把结婚证领了。”
  听到这句话,秦城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。
  他死死的握着拳头,眼睛里布满了血丝。
  “林倾城,我伺候了你们整整三年,你居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?”秦城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句话。
  林倾城嗤笑道:“你也算个男人?再说了,我也从来没把你当做我老公啊,所以,严格意义上来说,我并没有背叛你。”
  说到这里,林倾城顿了一下,继续道:“当然了,你要觉得自己被绿了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  “你!”秦城脸色愈发的阴冷。
  “少废话!”林倾城似乎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,她拿出了一份离婚协议拍在了桌子上,趾高气扬的说道:“你要是不想受辱,就赶紧签了这份离婚协议!当然,就算你不签,也碍不住我和杨义在一起。”
  杨义顺手揽住了林倾城纤细的腰肢,甚至在她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。
  这一刻,秦城心里充满了怒火。
  但他并没有发作,而是大笔一挥,唰唰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  “从今天起,我和林家再无瓜葛。”秦城声音冰冷的说道。
  林倾城抓起了协议书,兴奋地几乎要蹦了起来。
  “好了,你可以滚出林家了。”林倾城扑在杨义的怀里,兴奋地说道。
  秦城看着林倾城,冷冷的说道:“林倾城,你会后悔的。”
  “后悔?”林倾城嗤笑了一声,“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儿,就是嫁给了你,赶紧滚吧!林家不欢迎你!”
  “好了,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杨义一脸得意的说道,“为了庆祝这个大好日子,我请你去吃西餐。”
  “好,谢谢老公!”林倾城撒娇似的说道。
  秦城心在滴血。
  结婚三年,林倾城从来没有叫过自己一声老公,而今天却当着自己的面,如此称呼另外一个男人。
  他摇了摇头,一脸苦涩的走出了林家。
  不一会儿,林倾城、杨义还有林青丝便走了出来。
  “看到了吗?我老公的奔驰!”林倾城冷笑道,“你这辈子估计坐不上奔驰了。”
  秦城什么话都没说,甚至懒得和他们一般见识。
  正在这个时候,不远处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疾驰而来,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秦城面前。
  下一秒,便看到一个身材火辣、气质出众的女孩,从车上走了下来。
  这女孩约莫二十出头,水灵灵的大眼睛犹如两颗宝石,肤色更像是冬季里的白雪,一头乌黑色的头发自然垂在两肩,修长的大腿在短裙的包裹下,更是显得完美绝伦。
  “好漂亮...”林青丝忍不住失声呢喃,在她面前,即便是林家的姐妹花,也瞬间黯然失色。
  “秦城,事情还没办完吗?赶紧上车吧,我爷爷还在等你呢。”这女孩对秦城眨了眨眼,一脸亲昵的说道。
  所有人的目光,都不禁看向了这里。
  不仅仅是顶级豪车的吸引力,更多的,反而是这个女孩身上独特的气质。
  “苏小姐,您怎么来了。”秦城的心情并不好,强颜欢笑的表情显得有些奇怪。
  苏婉是个聪明人,她随意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林家姐妹,随即淡笑道:“我爷爷今晚上有个宴会,你忘了吗?赶紧上车吧。”
  秦城本来并不想参加这个宴会,但当面拒绝这样一个倾城女子,想来任何人都做不到。
  于是,秦城便点了点头,跟着苏婉上了车。
  一阵发动机的轰鸣过后,法拉利疾驰而去。
  激起的尘土,让林家姐妹以及杨义显得灰头土脸。
  “这个窝囊废怎么会认识这种女人?”林倾城愤愤的跺脚道。
  相比之下,杨义的奔驰显得不值一提。
  而杨义还沉浸在苏婉的美貌当中没有回过神。
  看到这幅场景,林倾城顿时更生气了。
  她狠狠地捏了杨义一下,生气的说道:“你看什么呢?你要是喜欢你就去追她啊!”
  杨义这才回过神来,他连忙笑道:“瞧你说的,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,怎么会去看别的女人呢?我只是在想,秦城这种废物,怎么会勾搭上这种女人呢?”
  “肯定是找人演戏呗。”林青丝堵了嘟嘴,尽管她不愿意承认,但她心里很清楚,苏婉比她漂亮太多了。
  “一定是这样!”林倾城用力的点了点头,在她眼里,秦城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,怎么会泡的上这种白富美?
  “好了,不管他了,我们赶紧去吃饭吧,一会儿要来不及了。”杨义淡笑道。
  ...
  苏家别墅,坐落在滨城顶级的小区的正中央。
  这里是一片园林,而苏家别墅便在这园林当中。
  “老爷,我已经查过了,那个秦城自幼无父无母,是林家老爷子收留养大成人,后来做了上门女婿。”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恭敬地站在苏老爷子面前。
  苏老爷子眉头一皱,继续问道:“林家?京都的林家?”
  “不,是滨城的林家。”苏老爷子的管家连忙解释道。
  “没听说过。”苏老爷子摇了摇头,随即问道:“这么说来,他毫无背景?”
  “是,并且我查过他的生平,并没有从医的经验,这些年来一直在林家洗衣做饭。”管家如实回答道。
  苏老爷子听到这里,不禁哑然失笑。
  他摇了摇头,叹气道:“看来是我高看他了。”
  管家也默默点头,似乎赞同苏老爷子的话。
  “老爷,京都的孙医生已经答应为您看病了。”这时候管家继续道。
  苏老爷子闻言顿时大喜,他连忙抚须笑道:“看来我这张老脸还是有几分薄面的,哈哈。”
  “老爷您说笑了。”
  正说着呢,苏婉和秦城两个人并排着走了进来。
  “爷爷,人我给你带来了。”苏婉拽着苏老爷子的胳膊,撒娇似的说道。
  苏老爷子宠溺的笑道:“好,好,那就赶紧入席吧。”
  随后,几人一同走进了别墅的客厅里。
  整个客厅采用的是中式装修,所有的家居几乎都是实木组成。
  有顶级红木,有上等黄花梨、楠木甚至是紫檀木。
  秦城坐在餐桌前,显得有些拘谨,而苏老爷子看似祥和,却不怒自威,让人生畏。
  很快,便有一排排保姆端着饭菜走了上来。
  这些饭菜秦城从未见过,即便是在林家,也不曾有人吃过。
  “这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红酒,来,给秦小兄弟倒上一杯。”苏老爷子抚须笑道。
  身旁的保姆连忙走向前,问秦城斟上了一杯红酒。
  秦城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连连道谢。
  不远处的苏婉看到他这幅拘谨的样子,忍不住捂着嘴偷偷笑了起来。
  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  苏老爷子擦了擦嘴,他和煦的望着秦城,说道:“秦小兄弟,你救了我一命,说吧,有什么想要的,我都可以满足你。”
  秦城连忙摇头道:“要不是苏小姐救我,我可能都已经死在路边了,我救您是应该的,所以...我什么都不要。”
  “当真?”苏老爷子淡笑道。
  秦城还没来得及回答,一旁的苏婉便说道:“我爷爷从不亏欠别人人情,还是赶紧说吧,在滨城还没有我爷爷办不成的事呢!”
  秦城张了张嘴,他心里闪过了无数个念头,甚至想到了借用苏老爷子的手教训林倾城、杨义这对狗男女。
  但最终,秦城只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什么都不要。”
  这倒是让苏婉有些惊讶,眼神当中不禁闪过了一抹异彩。
  苏老爷子笑了笑,随即挥了挥手,身边的管家连忙拿出来了一张银行卡。
  “这卡里有点钱,虽然不多,但是我的一片心意,秦小兄弟可万万不能拒绝。”苏老爷子淡笑道。
  秦城刚要拒绝,苏婉便不由分说的把银行卡塞到了秦城的口袋里,眨眼道:“收下吧,如果我没猜错,你现在身上分文不剩吧?”
  秦城忍不住苦笑了一声,她说的没错,被林家如此狼狈的赶了出来,身上又哪来的钱。
  饭毕以后,苏老爷子挥手道:“我有些累了,就先休息了,秦小兄弟要是不介意,可以在苏家住一段时间。”
  秦城急忙起身道:“不必了,我还有事,就....先走了。”
  居家三年的秦城,性格显得有些自闭,这种场合他一分钟都不想呆下去。
  扔下这句话后,秦城便逃也似的跑了出去。
  苏家别墅,二楼。
  苏婉急匆匆的跑到了苏老爷子身前,一脸兴奋的说道:“爷爷,秦城已经答应帮你治病了!”
  而苏老爷子却并没有想象中高兴,他笑意盈盈的说道:“这年轻人压根不懂医术,怎么帮我治病?”
  苏婉眉头一皱,有些不悦的说道:“你调查他了?”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,号[漫玉文学] 回复数字36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
  “婉儿,不要怪爷爷小心,像我们这种家庭,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,我不得不防啊。”苏老爷子叹气道,“京都的孙医生已经答应来帮我看病了,就不劳烦秦城了。”
  话虽如此,但苏婉依然满面不高兴,她有些生气的说道:“他可是救了你一命!怎么会没有医术!我不管,人家已经答应我了,你必须让他给你治病!”
  苏老爷子无奈的说道:“好好好,我答应你还不行吗?”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苏婉哼声说道。
  苏老爷子虽然答应了苏婉,但心底却并没有当回事儿。
  他已经知晓了秦城治病的过程,只是把手放在额头上,怎么能治病?
  在他看来,秦城或许只是运气好罢了。